nbspnbspnbspnbsp火鸦道人怎么都想不到,这个世界的普通人居然知道“春秋轮回焰”的特殊威能,若是让这种奇火吞噬六位美人,其他几位还好,其中那位懂占卜的绝色美女身怀天煞孤星煞气,“春秋轮回焰”吞噬煞气后将煞气转为修道之人极为忌惮的煞火,以他如今的状态可是难以抗衡。

nbspnbspnbspnbsp因此无论如何,火鸦道人绝不会让“春秋轮回焰”进行吞噬。

nbspnbspnbspnbsp眼见焰灵化为一道火光,往六位美女罩去,火鸦道人冷哼一声,不得已打出“元神真火”,意图拦住“春秋轮回焰”。

nbspnbspnbspnbsp然而这种天地奇火,岂会畏惧修法者修炼出来的“元神真火”,反而修炼火系功法的火鸦道人,修为大损后受到“春秋轮回焰”克制,根本拦不住奇火所化焰灵!姬无双、秦飞雪、张芷澄、唐秋灵、香蝶蜜、风玥六位绝世美人,手牵着手围成一个圈子,六人互相对视一眼,六双美眸中充满决绝赴死之意,然后舍弃此生一切记忆,只余下对陈轩的深深情思,一同闭上眼睛。

nbspnbspnbspnbsp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生死相许?

nbspnbspnbspnbsp陈轩的六位红颜,宁死不被火鸦道人玷污,明知只有一千多万分之一概率,也要投入轮回之中,寻求冥冥之中那一分近乎虚无缥缈、与陈轩重逢的可能性。

nbspnbspnbspnbsp熊熊火光,终于罩在六位美女身上,受奇火灼烧身体,六位美女紧咬银牙,于死亡那一瞬间紧守自己转世轮回必能与陈轩重逢的信念,霎那间被奇火吞噬成一片虚无!虚空之中,只留下不知道哪位美女的祈祷:“陈轩,就算我转世轮回化身石桥,受五百年风吹、受五百年日晒、受五百年雨打,若能换取你从石桥上走过,我便永世无悔……”火鸦道人呆住了,他从未见过如此贞烈的女子,竟然为了某个名为陈轩的小子,甘愿被“春秋轮回焰”吞噬,要知道被吞噬后转世轮回的概率,可是近乎于零啊!不过火鸦道人很快就从呆滞状态回过神来,吞噬姬无双六人之后的“春秋轮回焰”,焰灵从小孩子状态瞬间暴涨成一个三米高的火焰巨人,且身上的火焰性质出现变化,罩在体表最外圈的那一层火焰竟变成诡异的深青色。

nbspnbspnbspnbsp“煞火!”

nbspnbspnbspnbsp火鸦道人吃了一惊,当即运转功决,道袍上幻化出成百上千只火鸦。

nbspnbspnbspnbsp下一刻,火焰巨人庞大的身躯猛扑过来,重重火光罩住别墅客厅里的一切,将火鸦道人和他道袍上幻化出来的火鸦一齐吞没。

nbspnbspnbspnbsp火鸦道人“啊”的一声惨叫,被“春秋轮回焰”不断灼烧,他拼了老命想驱除身上的火焰,根本没想过心甘情愿被奇火吞噬换取一丝转世轮回的机会。

nbspnbspnbspnbsp因为就算轮回成功,下辈子也不一定能转生成人,要是变成一块石头或者一棵草木,岂能和他这一世的通天修为相比?

90后美腿美女莎莎时尚写真图片

nbspnbspnbspnbsp然而“春秋轮回焰”乃是逆天奇火,一旦引火烧身,别说火鸦道人,就是那位强大女修吴梦瑶都难以抵御。

nbspnbspnbspnbsp顷刻之间,火鸦道人被“春秋轮回焰”烧得干干净净,连半点骨灰都没有剩下。

nbspnbspnbspnbsp而且火鸦道人不是心甘情愿被吞噬,连转世轮回的机会都没有。

nbspnbspnbspnbsp吞噬完这位高阶修士,“春秋轮回焰”的焰灵从巨人状态重新变回可爱小孩,这小孩摸了摸小脑袋,大眼睛中流露出与他幼小外表不匹配的悲伤之色,紧接着他的身体化为一团火焰,不断缩小,周围的空间随之迅速扭曲坍塌。

nbspnbspnbspnbsp当火焰缩小成巴掌大小之后,蓦然消失在发生坍塌的那一小部分空气中。

nbspnbspnbspnbsp“春秋轮回焰”竟能施展空间挪移神通,就此离开此方世界。

nbspnbspnbspnbsp它下一次出现,又不知道在哪方世界的哪个角落里。

nbspnbspnbspnbsp诺大的海边别墅,除了客厅被烧得一干二净,其他倒是和原状没什么区别。

nbspnbspnbspnbsp客厅门外,奎萨斯的头颅突然一动,紧接着双眼睁开,竟是活了下来,而且似乎场目睹了客厅里发生的一切。

nbspnbspnbspnbsp“我的脑部对华夏还有利用价值,必须把今天发生的事情告知邪帝大人的下属们……”自言自语后,奎萨斯听到远处有人赶来,不用想都知道是维安局和龙城组织驻守在附近的高手。

nbspnbspnbspnbsp……彼时彼刻,身处冰天雪地、状态极度糟糕的陈轩,并不知道接下来百年光阴里,在他的长生之路上,一位位俗世红颜竟能走在前头,与他重新演绎一出“山海奇缘”……当脑海中传入那个熟悉的声音后,陈轩又惊又喜:“你是传授我一身医术的那位绝世邪医?”

nbspnbspnbspnbsp“不错,徒儿,你的邪医传承便是得自我留在华夏的一块古玉。”

nbspnbspnbspnbsp这个声音清朗而温润,让陈轩听起来十分舒服。

nbspnbspnbspnbsp而陈轩确认对方就是那位绝世邪医的第一反应,自然是——激动。

nbspnbspnbspnbsp无比的激动!“师父,您在哪里?

nbspnbspnbspnbsp为何不现身和我说话,是在考验徒儿陈轩吗?”

nbspnbspnbspnbsp陈轩带着恭敬之意猜测道。

nbspnbspnbspnbsp“为师在哪里,说来话长,若是你体内没有为师留下的太初无上仙气,为师的神念连你在哪里都找不到。”

nbspnbspnbspnbsp听着邪医叹气般的话语,陈轩很是不解。

nbspnbspnbspnbsp至于邪医说他体内仙气称叫做“太初无上仙气”,陈轩倒是无暇去思考这一层了。

nbspnbspnbspnbsp“师父,你是不是遇到什么困难、或者危险?”

nbspnbspnbspnbsp“徒儿,时间紧迫,你我须得长话短说,否则为师放出来的神念很可能被此界最顶尖的人物截断,届时你刚到此界,便要遭致杀身之祸。”

nbspnbspnbspnbsp“咦?

nbspnbspnbspnbsp你的修为只有炼气期一层?

nbspnbspnbspnbsp很好、很好。”

nbspnbspnbspnbsp邪医说的每一句话,陈轩都听得一头雾水。

nbspnbspnbspnbsp为什么他的修为跌落到炼气期一层,邪医反而连说两声“很好”?

nbspnbspnbspnbsp“师父”“接下来你别说话,先把为师自创的这篇《太初无上仙气转化法》背下来,尽量在最短时间内牢牢记住!”

nbspnbspnbspnbsp陈轩原本还想说点什么,但听邪医说得如此严厉、凝重,他只能老老实实记住接下来邪医传授的一篇法诀。

nbspnbspnbspnbsp

&a;/&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