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骷髅,看不出,你还挺有钱的,至于这宝物,说来也巧,我这里有一件。”

殷斯浑不在意的说完,从怀中随手一掏,拿出一副闪烁着白色光芒的法阵,在苏然面前一晃,“此宝名为浮空法阵,可以实现你的愿望,将整块领地部迁移!”

“这套浮空法阵,乃是天地所生,自然形成,是极为难得的宝物,拥有托物悬空的奇效!只要你拥有足够多的法阵,就算一座大山,它也能给你升上天!”

殷斯越说越来劲,骨头架子咔咔作响,这让苏然不禁有些担心,别话还没说完的就嗝屁了,这罪过可就大了……

浮空法阵?还是极为难得的宝物?

苏然不禁有些无语,心中不断质疑,这玩意难得吗?不见得吧?光他自己就有俩!

“想当初我为了获得这件宝物,费尽心机,差点将这条老命给搭上,总算是将这件宝物给掌控在了手中。”

殷斯摩挲着手中的这套法阵,就像是面对自己的爱人,倾诉衷肠。

苏然乍一听这话,顿觉耳熟,瞬间便反应过来,尼玛这不是自己常用的套路吗?

得,

又要被当成冤大头宰了……

“大人辛苦。”

清新气质美女红色长裙唯美动人

苏然没有将内心想法表现在脸上,等着这奸商的下文。

“既然小骷髅你需要,那我也就忍痛割爱了。这件宝物本是无价之宝,小家伙,你就随便给我一万冥币意思意思得了。”

我了个去!!!

随便一万冥币,还意思意思?

奸商啊奸商,脸皮果真够厚!换做他自己,还真说不出口……

“内个,殷斯大人,有些事还是厚道点好,要是做的太绝可就没意思了。”

苏然的脸颊骨上没有表现出任何表情,只是淡淡的瞥了殷斯一眼。

“嘿嘿,爱要不要,我这里就这个价,不要正好,我还不舍得卖呢!”

殷斯自认为吃定了苏然,一点也没让步。

“那就算了,殷斯大人,在下打扰了,告辞。”

苏然错开身子,坚定不移的朝着外面走去,没了理会这奸商的心思。

“小家伙,好大的脾气!”

殷斯可不会轻易放过这大财主,在苏然走出两步之后,便开口喊住了苏然,“年轻人,心浮气躁,能成什么大事?这浮空法阵的珍贵程度,你连想都想不到!区区万张冥币,这还是看在你的面子上,换做别人,想都甭想!”

“小骷髅,想明白了再做决定,别到时候后悔莫及。过了这个村,可就没有这个店了!”

好贵的面子……

苏然叹了口气,转过身子,对着殷斯有气无力的说道:“殷斯大人,这浮空法阵很珍贵?”

“嘿嘿,小骷髅,我还能忽悠你不成?我说它值多少,它就值多少!这等宝物,在市面上根本就买不到!”

“那……殷斯大人,”

苏然将那两套浮空法阵都掏了出来,对着殷斯晃了晃,“这领地我也不搬了,不如……我身上这两套法阵都卖你吧?我也不多要,5000冥币就行,怎么样,够意思吧?”

“……”

殷斯咳嗽了几声,掩饰了一下自己的失态,顿了顿之后,这才语重心长的对着苏然说道:“小骷髅,我刚才是在考验你,看你会不会被宝物给蒙蔽了双眼,由此可见,你过关了,恭喜你!”

“殷斯大人,这法阵您还要不要了?”

“你这骷髅,愚钝之极!没看我都自己找台阶下了,怎么还提?不可理喻,不可理喻!”

殷斯非常恼怒,拂袖就想回到自己的棺材里去,来个闭棺谢客。

“殷斯大人,您那套法阵,10冥币卖不?”

苏然打蛇随棍上,赶紧上前问道。

“10冥币?”

殷斯气急而笑,双目间的骨魂幽火剧烈颤动,显然被苏然气的不轻,“小骷髅,我就算让它烂在我的身上,也不会拿出来磕碜人!”

“大人,那您说个底限,在下心中也好有个数,总不能埋没了这两套法阵不是?”

苏然腆着脸走上前,挡在了棺材那,生怕他钻进去,就不好再唤出来了。

“少了100冥币免讠……”

“成交!”

苏然还没等殷斯说完,立马抢先答道,顺带着将100冥币给掏了出来,递到了殷斯眼前。

“你……好一个狡猾的小骷髅,想我堂堂一世奸商,都被你套里面去了,厉害,厉害!”

殷斯先是一愣,随即哈哈大笑,笑声穿透了屋子,甚至连上空的阴霾都给震散了不少。

“拿去,拿去,眼不见心不烦,等你凑齐四套浮空法阵,再来找我罢!”

“大人,下次再来还收费吗?”

“滚蛋!”

毫无疑问,苏然被赶了出来。

“浮空法阵到手,还剩一套!”

苏然捏紧了拳头,感觉离着自己心中的宏愿近了一大步!等领地搬迁到了万魔宝山,宵小之辈,根本不惧!

随后,苏然朝着那大块冰坨走去,心中稍微带着一点兴奋,忍不住在心中猜测,等这只大白鲨脱困后,会不会给他点奖励啥的。

“滴滴!”

一阵好友提示音响起,打断了苏然的思绪,他驻足打开好友界面,发现这信息正是奶油小生发来的。

“覆水,她又来找你了。”

“谁?”

苏然疑惑,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

“除了舒心妹妹,还能是谁。也不知道舒心妹妹怎么想的,三番五次找我,非要加上你的好友,也不知道她哪根筋秀逗了。”

“是她?嘿,替我告诉她,没门,让她就死了这份心吧!”

苏然毫不留情的说到,心中却是泛起了嘀咕,这女人还能放下脸面来找自己,这就说明绝对没什么好事,难道说,她知道那寻梦镜是假的了?

嘿嘿,就算发现了又能怎样?他又没有违背合约,自己选择的,怨不得谁!

“你们俩……算了,我会转告她的。”

奶油小生听出了苏然的不耐烦,也就不再劝说,生怕苏然连她也给牵连上。

抛开脑中的杂念,苏然走到了那大块的冰坨前,将目光停留在了那狰狞可怖的大白鲨尸骸上。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微信关注“优读文学”,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