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这种危险感觉产生时,陈轩周身猛地爆发出数股凌厉气息,从四个方位向他冲击而来。

如此快如闪电的袭击,根本没有留给陈轩一丝反应时间。

他只能单凭本能激发自身元气举臂一挡,四柄泛着寒芒的血红刃器砍在他双臂之上,发出金铁交鸣之声。

紧接着就是鲜血飙射声还有突袭者的诧异声。

陈轩凝练得如同金石的身躯,还是第一次被同阶修士击伤。

虽然只是在他右臂上划破一道浅浅的口子,但也足够让陈轩惊讶了。

只不过几个突袭者比陈轩更加惊奇,他们满以为在这次合击中能够轻而易举削断陈轩双臂,却没想到居然只给陈轩造成一点皮外伤。

就算是一头六阶妖兽,恐怕皮肉都没陈轩这般厚实!

没错,陡然出现偷袭陈轩的,正是沧溟水府八大神遁中的四位。

为了遵从崔叔和纪浮生的命令,八大神遁怕他们一同出手、一下就把陈轩弄死了,所以第一次突袭只有四人出手。

看到四位偷袭者现出身形,在幽暗云林之中冷冷的盯着他,除此之外还有几道若隐若现的气息潜伏着,陈轩面色冷然的抹去右臂上的血迹,然后寒声问道:“是谁派们来追杀我的?”

“邪帝陈轩,想知道我们背后的主人是谁,就看有没有那个能耐挡得住我们的独门遁术还有合击袭杀术了!”其中一个神遁阴测测的回应一句,倏忽间又化为一抹黑色残影,和另外四位同时发动攻击,瞬间消失在陈轩眼帘中。

校园清纯麻花辫少女文艺淑雅气质写真图片

陈轩已经感应出对方的修为皆是返虚期圆满,只是遁术奇快,同阶修士不知道底细的情况下遭遇这种高手偷袭,只有被瞬杀的命。

然而他可不是一般返虚期修士,拥有流金妖瞳神通以及修炼过邪眼海神混沌瞳术的他,双眼的瞳力已经凝练到远超同阶修士、比大多数合道真人还要强大的地步。

因此他双眸细碎星芒一闪,便判断出第一个突袭者的速度和方位,摧枯拉朽的真武拳意自右拳上爆发,对着那个眼神得意残忍的突袭者轰杀过去。

那个突袭者眼中的神情还没来得及转化为惊恐,便被陈轩的磅礴拳意轰成齑粉。

而另外三个突袭者的攻击则被陈轩左拳激发的拳逆山海稳稳挡住,血红刃器只刺进他周身三寸之处。

“不可能!”目睹陈轩一拳轰杀他们的同伴,三个围攻陈轩的神遁和隐于幽暗中的另外四个尽皆脸现惊异。

不仅仅是震惊于陈轩的拳威,还是震惊于陈轩远超他们预想的感应力。

将“云鹞穿林遁”修炼到大成级别的他们,就连合道期小成的高手都无法瞬间判断他们的突袭方位,而陈轩却能精准预判,这真的是一个返虚期大成修士应有的感应力么?

不能再留手了,七个神遁心意相通,冲天的杀气自七个人体内爆发,带动苍云古林内气机变化,如同绞肉盘一样死死锁定陈轩。

然后七人如浮光掠影般消失在原地,下一个瞬间出现的时候已经欺近陈轩周身不到一丈的位置,手中血色刃器迸发出能够干扰瞳力的刺眼血芒,齐齐向陈轩身上要害刺去!

陈轩面对如此凶险异常的袭杀,却只是冷哼一声,拳逆山海和拳反八极的极致威能自他双拳中演绎而出,厚重如岳的拳意覆盖身,又凝聚出一股极强的反弹之力对上七柄血色长刃,将七大神遁高手轰飞出去,云林中下起一片血雨,血肉纷飞,残肢断臂一节节往下跌落,伴随着凄厉的惨叫声。

八大神遁的合击袭杀之法配合云鹞穿林遁看似无敌,可当他们的飞遁轨迹被陈轩看穿后,也就被陈轩破掉最大杀招,剩下的本事比普通返虚期修士强不了多少。

就算他们手上血色刃器特意雕刻了能够干扰瞳力的阵法,也还是无法对陈轩的双眼造成影响。

原本想慢慢戏耍折磨陈轩的八大神遁,眨眼间被陈轩杀死三位,另外五位也是身受重伤,缺胳膊少腿,脸上满是惶恐惊惧之色。

邪帝陈轩,简直就是一个恐怖无情的杀神!

看来只有崔仙长和少府主能够收拾得了他,剩下五个神遁这样想着,立刻放弃战斗,转身就逃。

然而陈轩岂会让他们有一丝逃走的机会。

重伤的神遁只能发挥出独门遁术的两三成水准,陈轩轻描淡写的发出五道凌空旋气指劲,就将其中四人击杀,只留下一人性命,用来盘问。

不过陈轩刚飞过去准备抓住最后一个神遁,此人竟是选择自爆而亡,完不留给陈轩盘问的机会。

“究竟是哪门哪派培养出来的死士?”陈轩内心疑惑,但他没有在苍云古林中逗留多久,稍微搜寻其中一个神遁的尸体,找不出任何线索后便继续往前飞遁,大约一个半时辰后飞出古林,还有三天路程就能抵达幽月湖。

就在陈轩飞离古林的时候,感应到八大神遁气息尽皆消失的崔叔,以及刚刚和崔叔汇合的纪浮生,两人同时呆住。

姚雨妾不明所以的问道:“崔前辈,纪师兄,怎么了?是不是那邪帝陈轩”

“八大神遁都被邪帝杀了。”崔叔面色僵冷,对纪浮生说出这句话。

没想到此次追杀陈轩,付出这么大的代价。

八大神遁可都是他们从万千弟子中精挑细选出来,花费大心血培养的。

就这样被陈轩轻易杀死,他和纪浮生甚至都没有出手阻拦的机会。

纪浮生也是难得脸现怒意,但他还是保持着十分的理智:“以陈轩的修为,绝不可能单靠自己在极端时间内杀死八大神遁,除非有高人相助,或者他动用了某种强大法宝、禁法秘术之类。”

“若有高人相助,恐怕靠我和少府主也解决不了此子,而如果陈轩动用了某种强大法宝或者禁法秘术,必定要付出相应的代价,我更偏向于第二种。”崔叔给出了自己的分析。

纪浮生听了之后微微点头:“追上去看看陈轩有没有大耗元气或者受了重伤,他应该逃不了多远。”

“好。”崔叔就不相信他和少府主加起来,还收拾不了一个陈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