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的,修士的心,准确来说,是修士一颗进取之心。”

说出这番话的时候,廉咏志的脸,露出无严肃的神色。

楚言的神色也变得肃穆起来,恭恭敬敬道“还请廉长老教导弟子。”

“楚严,你知道此次国教大选,你的老师明知道会有危险,这份危险甚至可能会导致你陨落,为什么还要给你提出要求,要你在规定时间内晋升到凝脉境二重,并且必须得到国教大选的资格吗?”

廉咏志看着楚言,继续道“按照道理来说,你刚拜入他的门下,他还没有来得及教你什么,让你跟随他修炼一段时间,再外出历练,岂不是更好?那样子的话,你会安许多,境界也更容易提升。”

“因为——”楚言这一次没有迟疑,因为这个问题他早已想过,“修士要想真正的强大,必须经历血与火的淬炼和生与死的感悟,这好俗世的军队,终日只是在城墙内操练的军队,是永远打不过一支长年厮杀的铁血之师的。”

“看来这个道理你是明白的。”廉咏志点点头,“对于近日在场的诸位宗门长老而言,此次的国教大选,即便是有邪修闯入,那也不过是一次例行的历练而已。

仙路之,走得越远,遇到的危险会越多,如果较起来的话,楚严你要相信我说的话,此次你们的经历,只是吹面不寒的春风而已。

那些宗门长老,包括我,其实对于这一次出现的意外,心还是有一点高兴的,因为活下来的弟子,也是你们,得到了磨炼,必然也得到了成长。

这次的磨炼,不是宗门安排的,而你们能够应对,那代表着,未来你们再遇到类似危险的时候,不会再手足无策。

仙路布满杀机,而在宗门却是一堵墙,将所有人的风雨,都挡在了外面。

墙内的实力强大,不代表着可以暴露在风雨之。”

明媚阳光印在少女的洁白脸庞

廉咏志深深看向楚言“凝脉境时候陨落,可要地元境,乃至天心境陨落给宗门带来的损失要小。”

楚言沉默了。

他明白了廉咏志的意思。

对于一个宗门而言,只要他们所在的国家稳定,人口富足,那么可以不断向宗门输送适合修炼的人才。

而同样的例,自然入门的弟子越多,那么出现天才的几率也越高。

所以死去一些低境界的天才,宗门其实是不在意的。

宗门在意的,是可以在磨炼活下来,并且得到成长的人。

仙路的残酷,一直存在,只是楚言在过去的时候,并没有如今天这般去直面。

或者说,在过去的时候,他都是让别人去直面,只是这一次,轮到他去面对了。

“我明白了,谢谢廉长老。”楚言再度行礼。

他虽然想明白了,但是心情却不轻松。

说到底,楚言是一个无法狠下心,斩断和所有人的联系,硬着心肠只想“唯我独尊”的人。

不过此时,他的脸没有将这份心事表现出来。

廉咏志说完这番道理之后,脸重新恢复了笑容“楚严,这一次你表现得很好,八荒灭神戟作为奖励,已经是你的了,之后几天,你和其他人先在天玄神宫内休息着,到时候会有国教大选的酒宴。

宗门的奖励,可能要等你们回去之后才会颁发给你们,你放心好了,此次你们为宗门争取了极大的荣耀,宗门绝对不会亏待你们,一个地元境的提升,是绝对少不了的!

除此之外嘛——”

廉咏志将手伸到楚言面前,摊开手掌。

一个精美的小盒出现在廉咏志掌心。

“这是之前擂台赛的时候,借你们的表现,赢回来的一份奖励,我想着等到赛结束之后,谁表现最好,赏赐给谁,现在看来非你莫属了。”

楚言道一声谢,双手接过小盒,将其打开。

顿时之间,他倒吸一口凉气,低声惊呼“五气朝元丹!”

这正是擂台赛时候,廉咏志和苍羽门长老白厉玄打赌,所赢得的可以让修士从凝脉境向地元境提升时,成功率提高足足两成的五气朝元丹。

凝脉境向地元境提升,是大境界之间的跨越,危险和艰难程度,远超同阶之小成、大成和圆满的提升。

有相当一部分弟子,在冲击地元境的时候失败,从此陨落。

还有一部分弟子,因为没有足够的信心,自此永远停在凝脉境,一直到血气枯竭,寿终正寝。

五气朝元丹两成成功率的提升,光看是觉得不多,但是对于天赋如楚言这般的修士而言,有了这五气朝元丹,那代表着凝脉境向地元境的冲击,不会出现任何问题!

廉咏志这等于是给楚言的晋升之路了一道绝对不会出问题的保险。

“有次丹药,你接下来可以力冲击地元境了。”廉咏志下打量楚言,“能够在千神岛内从凝脉境二重小成晋升大成,看来所获得的机缘的确不小,三年时间,从凝脉境一重到要着手为晋升地元境做准备,你也算是开创了碎星楼的先河了。”

对于廉咏志的这番评价,楚言连道不敢。

“哦对了,还有一件事差点忘了。”廉咏志看似随意道,“接下来你们可能会有五到七天的休息时间,这几天内如果有人找你问询此次邪修闯入的经过,你如实回答行,算是例行询问,毕竟国教大选出现这种事情,还是首次。”

“是。”楚言点点头。

吩咐完楚言后,廉咏志送他回去了休息区域,然后离开了。

楚言目送廉咏志离开后,转身走向自己的房间。

他的眸,露出丝丝疑惑“无论是廉长老,还是那几位宗门的长老,都在隐瞒什么呢?而且廉长老并没有对我说实话,这其会有什么隐情?”

廉咏志送楚言回去之后,转身立刻返回了之前众人所在的房间。

再回来的时候,在场刘青山、欧阳悔、吕蕾等人,脸已经没有了之前楚言所在时候的轻松。

由此也可以看出来,楚言的疑惑没有问题之前他在场的时候,这群宗门长老所表现出来的轻松,虽然也有廉咏志所说的原因,但是也有掩饰。

“诸位,姬狂神的身份,可以确认吗?”廉咏志进来之后,立刻开口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