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偷袭?”

李海川惊讶出声。

同时,那道身影散发出的气息,更是让他神色猛然大变。

“第四尊神境?”

倒吸了口冷气,说这话的时候,李海川的声音,都已经变得有些颤抖了。

要知道,神境可不是什么大白菜。

每一位,都大有来头。

比如巴颂,便是泰国术法界,泰山北斗级别的人物。

就算是实力稍弱的杜维,只是最弱的那一档神境,但也是美国知名的精神力大师。

而出手围杀林君河的人,更是身份来头大得吓人。

王玄天,来自西北第一家王家,是数十年不出世的老怪。

白桦,来自神秘无比的白家,更是强悍无比的雷修。

优雅清纯女生精灵风格暖黄色古典写真

最后的蒋天都,也是身份不凡,贵为曾经的洪门龙头,现在的洪门老祖!

如此三尊恐怖的存在,不顾高人风范,合力出手,只为击杀一个二十岁的年轻人。

这听上去,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李海川很难想象。

这世上,有什么人,是值得三个神境高手如此大动干戈,联手围杀的。

而此时,竟然冒出了令人惊掉下巴的第四位神境高手!

这实在是匪夷所思,宛如天方夜谭一般。

更让李海川感到震惊的是,他在这神秘人的身上,竟然感觉到了一丝属于神境后期的气息!

恐怕,此人就算不是神境后期,距离踏入神境后期,也只有一步之遥了!

他……

到底是什么来头?

他……

到底是谁?

在李海川在心中快速的思索着那神秘人可能的身份之时。

一股恐怖的吸力,已经从大阵中朝着林君河席卷而来!

有如一只巨手一般,那大阵锁定了林君河,便将它疯狂的往下拖去。

而此时。

林君河因为那股巨力,而朝着下方的大阵坠落之时。

那神秘人的模样,已经完全映入了他的眼中。

那是一名体态修长,身穿一袭有如书生般的白衫的男子。

只是……

古怪的是,在他的脸上,竟然戴着一张哭脸面具,让人根本看不清他的模样。

“偷袭我?找死!”

猛的一声冷哼,林君河直接唤出一击掌心雷,朝着那男子轰击而去。

“轰!”

那闪电,比之前对付白桦的时候还要恐怖几分,把周围众人都给吓了一跳。

然而,在那闪电即将把他神秘人吞噬之时。

突然。

那年轻人的头顶,撑起了一把赤红的宝伞。

他似乎早有准备,几乎是刹那之间,那宝伞便直接灰飞烟灭,被闪电给化为虚无。

但,被笼罩在了下方的神秘人,却安然无恙,看着还在不断下坠的林君河冷冷一笑。

“林君河,的实力比我想象的还要强悍的多。”

“我一度以为今天没机会出手了,但……得好好感谢这个潜藏在洪门中的大阵啊!”

他明显的偷偷旁观过今日大战的全过程,此时他占尽了天时地利人和,在最合适的一刻出手,直接把林君河推入了死局之中!

而林君河,虽然有一百种办法破掉这个阵法。

但,这神秘人出手的时机,太绝妙了。

此时他被大阵纠缠住之后,已经根本没有余力出手毁掉它。

在刹那间,便已经要被拖入了无尽的黑暗之中。

看着那转瞬间,连半边身子都已经落入大阵中的林君河,李海川惊了。

难道,林君河今天真的要陨落在这神秘的第四位神境之手。

就在李海川惊骇不已之时。

他发现林君河的目光突然在他的袖口扫过,而后落在了他的身上。

“帮我照顾好她们,欠一个人情。”

在李海川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的时候,林君河便已经被大阵彻底拖入了其中。

而在林君河消失的瞬间。

大阵,也彻底安静了下来,重新归于平静。

蒋云龙等人先是愣了很长一段时间,而后狂喜出声。

“我们……赢了?”

“哈哈,这是洪门的胜利!”

蒋天都,此时也露出了一抹会心的笑容。

但,他比起在场众人多留了个心眼。

引起这新出现的神境,修为绝对不简单。

而他此时又受了重伤,如果此人对洪门有敌意的话……

在蒋天都警惕着那神秘人的时候。

那神秘人戏谑一笑,看了蒋天都一眼。

“区区洪门,我还看不上。”

“放心吧,我没有什么其他的想法,只是林君河阻了我们的路罢了。”

说罢,神秘人直接转身离去。

至始至终,都没人看清那神秘人的真面目,更别谈猜到他的身份了。

只有李海川,在那神秘人转身之时,看到了那神秘人脸上的哭脸面具,不由得浑身猛的一震。

就连他的心脏,都不由得狠狠的跳动了一下。

“我们?”

“难道……他是那个组织的人?”

在李海川神色大变之时,那神秘人已经远去了。

心悸之下,李海川还是感觉眼前所发生的一切,有些难以置信。

林君河……

他竟然败了!

被这大阵给吞噬了。

他李海川怎么都难以相信。

林君河,明明连斩了数名神境,最后却死于偷袭之下。

但,在铁一般的事实之下,即使他不信也得信。

重重的叹了口气,李海川不由得有些感慨。

看来,就算是神灵般强大的存在,也敌不过来自暗处的袭击啊。

然而,就在李海川这么想着的时候。

他突然又想起了些什么。

“不对,他最后被大阵吸入之时的表情,会不会有些冷静过头了?”

品味着林君河最后跟他说的话,他突然神色一动。

林君河明显是看到他袖口的影阁标记,认出他的身份了。

但……

他在最后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让自己招呼好她们?

难道是酒店天台上的两个女子?

明明自己都要死了,还有心情顾得上别人?

难道……

“他是自愿进入那大阵中的?”

“他没死?”

瞪大双眼,得到了这个一个结论之后,李海川不由得倒吸了口气。

如果这是真的,那就太逆天了。

主动被一个未知的大阵,实在是太危险的,会这么做的。

只有一类人。

那就是……

疯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