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市某公寓内。

“下午四时,市区XX街鞭炮市场发生火灾,火灾造成14人受伤,其中2人重伤,起火仍在进一步调查当中。”

公寓客厅的电视上正播放着下午的紧急新闻,端着热水瓶路过的女生听见主持人的报道后先是一愣,紧接着一个箭步冲进了自己房间,迫不及待的拿出了手机,平时并没有什么人聊天的班级群里已经出现了99+的未读消息。

女生深吸一口气,飞快地将屏幕划到了最顶端。

“你们听说了吗,XX街的火灾。”

班级群里的谈论,就是由此展开的。

“苏乐好像就在现场啊。”

“怪不得,我给他打了十几个电话他都没接。”

“那小子来真的啊!”

“怎么回事?”

“他说要紧跟时事,跑去鞭炮市场搞一个新年恶作剧,这是玩脱了吧?”

“靠的,那个傻X真把储物室里面的鞭炮给点了?”

蓝天白云开朗少女清新活力写真

“我想办法打听到了,那两个重伤的人里面好像就有苏乐一个。”

“?他哥就是出了火灾死的,他胆子这么大,还敢跑去玩火?”

……

女生一目十行地翻阅着信息,对于事件本身的讨论逐渐演变成了冷嘲热讽,不过也不乏有人组织过两天去医院探望苏乐,毕竟同学一场,出了这么大的事,保持沉默并不符合他们这些青年人的风格。

女生捏紧了拳头,顺手在对话框里打了“活该”两个字,但很快她又将两个字删掉了,改成“你们打算什么时候去”之后发了出去。

这条消息发出去没多久,QQ便响起了私聊的提醒,私聊的头像在列表中处于置顶的位置,对方的分组则是“一辈子的朋友”。

点开对话框,闺蜜就发来了一句话,言简意赅。

“你没事吧?”

女生回复道,“怎么了?(微笑脸)”

“你打算去探望他?你们原谅他了?”

“那件事早就翻篇了嘛,毕竟同学一场,没什么过不去的。”

“哎,和我这么说可就见外了啊,我给你说,苏乐那人就是一坨屎,他压根就没有悔改的意思,不想去的话不要勉强,我来帮你和他们说。”

“没关系的,正好在家里待了这么久,难得有机会出来和你们聚一聚,你到时候也会去吧?(微笑脸)。”

“你别发这个表情了,看得我瘆得慌。”

“啊?”

“总觉得皮笑肉不笑,和生气了一样。”

“好了,不发就不发……那到时候一起去,权当是看乐子了,下午我请你吃好吃的。”

“行。”

“有一说一,你还挺大度,要是我肯定不会原谅他。”

“……”

对话以女生发出的一段省略号作为收尾,作为多年的闺蜜,对方自然也能理解这大概是传达不想再继续聊下去的意思。

退出了QQ,锁了屏幕,女生如释重负般趴在了桌上,她的眼睛直勾勾地凝视着摆在桌上的鳞片,黑色的鳞片,并不符合她在网上查到过的任何一种动物,看着看着,女生却忽然咧开了嘴,一个人傻笑了起来。

“你一个人傻乐什么呢?”

冷不丁的询问声吓了女生一大跳,她本能地一把握住桌上的鳞片,把它藏进了自己的袖子了——当然,所有的小动作并没能逃过已经在她身后观察她多时的母亲的法眼,“哎,你一个女孩子家,别成天把乱七八糟的东西往家里捡……你啊,有什么高兴的事也不跟我说了。”

“没有没有。”

女生嘿嘿一笑,说道,“我就是刚才发现了一件事。”

“什么事?”

“原来过年时许下的愿望真的可以实现!”

“哦?你许什么愿了?”

“秘密。”

“你先别秘密了,后天跟我去你二姨家一趟,今年初一在他们家过。”

“二姨家……”

“你上次不是说想见你的安铃姐姐么?”

…………………………

傍晚,沈月家。

顾云正准备去安铃的房间,却被一个白毛萝莉挡住了去路。

“顾云!”

白鸢光脚踩在地板上,仰着头,红彤彤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顾云。

“怎么?”

“新年快乐!”

“嗯。”

“恭喜发财!”

“好。”

“……年年有余!”

“谢谢。”

“新、新春大吉!”

“知道了。”

“什么叫知道了呀,红包拿来!”

白鸢鼓起了包子脸,她作为一只鸽子,本来就对于人类的文化一窍不通,读书记词更是懒得去做,为了讨到红包,她已经勉为其难地背了四个的成语了,结果顾云却像个没事人一样对她含糊其辞!

新年这件事可容不得半点含糊,她之前已经从电视节目上调查清楚了,每逢新年家里的小孩子都能得到获得好几份红包,于是白鸢暗搓搓地比对了一下,她变成人之后的年轻看起来要比沈月还小,正是收红包的大好年纪。

“你不能因为我是一只鸽子就不给我发红包,你看着我的眼睛!”

顾云疑惑地盯着白鸢红彤彤的眼睛瞧了瞧,可是看了好半晌,他愣是没有发现和平常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

“你眼睛怎么了?”

“红色的!”

白鸢骄傲地说道。

作为一只鸽子,她的眼睛根本不需要戴美瞳之类的修饰品,天生就是红色的,“电视上说红色是喜庆的颜色,这说明我是一只能带来幸运的鸽子!”

……

顾云十分罕见地被说服了,他竟然觉得白鸢说得有那么一些道理,“说吧,你想要什么?”

“红包!”

“这个?”

顾云摸出了安铃之前在超市给他的红包,只是之前在鞭炮市场有事耽搁了,一时间没来得及把钱包进红包里。

安铃给他的建议是,每个红包里放1000元,对待孩子们要一视同仁。

虽然三个孩子都是自力更生的典范,并不缺这1000块钱,但这毕竟也是他们的一番心意。

顾云这才突然间意识到他们做计划的时候把白鸢给忘了,毕竟白鸢十有八九都维持着鸽子的形态,只有极少数时候才会变成人类的模样。

“嘿嘿,谢谢!”

见到顾云拿出红包,白鸢顿时眉开眼笑,她的手在身前一拨拉,顾云手中的红包便出现在了她手里。

拿到了红包之后她也不急着拆开,而是立刻便会了鸽子形态,直接将空的红包抓回了自己的窝里,仿佛生怕别人把她的红包抢走一般,孵蛋似地孵在了红包上面。

顾云看着不一会又打起了瞌睡变得昏昏沉沉的白鸢,疑惑更多了。

—————

这鸽子……

真的明白红包是什么意思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