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姵的攻势愈发凌厉。

桓郁丝毫不敢大意,利用自己与人交战的丰富经验与之周旋。

湖中莲枝摇曳水波荡漾,一黑一白两道身影在众人眼前掠过,随即飞身上了屋顶。

桓际哪里舍得错过如此精彩绝伦的对决,把娇娇递给垂雪,在廊柱上一借力就跟了上去。

桓郁本就无心与萧姵争斗,几十个回合后速度渐渐慢了下来。

桓际正看到精彩处,见此情形忍不住大呼小叫道:“哥,嫂子的确是厉害,可你也不能放水啊!”

萧姵嫌他聒噪,招式一变向他挥出一拳。

桓郁心领神会,配合着她的招数也朝桓际攻了过去。

萧姵的招式把桓际吓坏了,连滚带爬地闪到一边。

不容他缓过劲儿,桓郁的手掌已经攻到了他的面门。

“太可恶了!”桓际往后一倒,顺势从屋顶滑落。

恰在此时,花晓寒带着流霞走到了湖边。

清纯美眉贴身性感泳衣,背部全裸展有人曲线。

见自家夫君掉下屋顶,她吓得尖叫了一声,赶紧提着裙摆飞奔过来。

桓际存心想在自家媳妇儿面前耍个帅,强行往侧边来了个翻滚。

动作极其潇洒,的确是帅得不行。

只可惜他只顾着显摆,浑然忘了院子的布局,噗通一声掉进了水里。

众人先是愣了愣,随即爆发出一阵大笑。

花晓寒又心疼又好笑,忙走到湖边查看他的情况。

桓际抹了一把脸上的水,气呼呼骂道:“哥、小九,你们两个太过分了,欺负我人单势孤啊?”

花晓寒埋怨道:“水里很舒服么,还不赶紧上来!”

桓际道:“你这胳膊肘怎的往外拐?”

话音刚落,萧姵和桓郁已经从屋顶下来,并肩走到了花晓寒身边。

桓郁伸手将桓际拉上岸,笑道:“和你开玩笑呢,还真生气啊?”

“谁生气了?”桓际反驳了一句。

这话没有半分作伪,他一向心胸开阔,怎么可能为了个玩笑就和兄嫂生气。

可耍帅耍进水里,还是当着媳妇儿和闺女的面,脸面都丢光了好么!

萧姵还想打趣他几句,只觉自己的腿被人抱住了。

她低下头,只见壮壮仰着小脸看着她,用小奶音清晰地喊了一声:“爹——”

“乖儿子。”萧姵蹲下身子,捧着那白白嫩嫩的小脸蛋叭叭叭亲了几口。

桓郁愣住了。

这几日他把所有的时间都用来陪儿子们,用尽各种办法也没让他们喊自己一声爹。

本以为是他们年纪太小,和自己也不够熟悉的缘故,倒也没有太过在意。

反正又不是自己一个人是这种待遇,阿际整日把娇娇带在身边,不照样没听见闺女叫声爹么?

可直到此时,他才算是发现了问题所在。

儿子们并非不会叫爹,而是没把他当爹。

别看他们年纪小,小九又离开了一个月,却依旧记得她才是爹。

在壮壮的带动下,懒懒和闹闹也挣脱丫鬟们的手,摇摇晃晃地朝萧姵扑了过来。

“爹——”

“爹,抱抱——”

萧姵的心都快化了,把三个小家伙一并揽进怀里。

本以为儿子们太小,隔上三五日就把自己给忘了。

没想到小家伙们心里一直装着她,对她还是这般亲热。

这大约就是人们常说的母子天性,永远都无法分割,无可取代。

看着眼前这动人的一幕,在场所有的人都不忍心打扰,含笑看着母子四人。

花晓寒的眼圈又红了。

垂雪怕主子伤心,赶紧把娇娇塞给她。

花晓寒抱着女儿,轻轻抚了抚她的小脸。

女儿可爱又机灵,就是不肯像三个哥哥那样开口说话。

若是她也能像壮壮他们三个一样叫一声娘,那自己……

正想着,娇娇突然用力挣扎了一下,冲着萧姵脆脆地喊了一声“爹”。

花晓寒高兴极了,抱着她快步走了过去:“萧姵,娇娇会叫爹了!”

萧姵腾出一只手,抱过娇娇狠狠亲了一口:“四宝再叫一声。”

“爹——”娇娇抱着她的脖颈,又脆脆地叫了一声。

桓际的一颗心都被老陈醋给淹了。

之前他幻想过的场景,不仅在哥身上应验了,连自己也没能逃过一劫。

最近这段日子,他简直把宝贝闺女当祖宗供起来了。

喂饭喂水哄睡觉,一有空就抱着她四处游玩,可小祖宗对他的态度,也就比曹锟那厮强了那么一丢丢。

之前他还暗自窃喜,幸好闺女开口晚,这才给了他亲自教她喊爹的机会。

没想到……

他武功及不上小九也就罢了,如今连这等事情都输得精光!

花晓寒在他腰上拧了一下:“又在想什么呢?”

她也真是服了。

分开两年,阿际居然变成了个大醋坛子。

萧姵若是个男的还算情有可原,可她是嫂子啊,这家伙连这种干醋都吃!

桓际酸溜溜地看着她:“不行,无论如何我也要让娇娇认清楚谁才是她的爹!”

花晓寒抿着嘴笑道:“八仙过海各显神通,就看你和二哥谁更有本事。”

桓际还想说话,就听桓郁道:“晓寒,你还是赶紧陪着阿际回去换身衣裳,晚间大家一起吃饭。”

花晓寒心知他是有话想要与萧姵说,笑道:“小别胜新婚,二哥和萧姵分别两年,自是有说不完的话,我们把孩子们先带回去了。”

说罢她对丫鬟们丢了个眼色。

众人心领神会,分别将四个宝抱了起来。

晴照笑道:“老郡公带着盐角儿和星姑娘葫芦她们钓鱼去了,姑爷和郡主好生说话,奴婢们带着小少爷们就先回清芙园了。”

这话说得直白,就差告诉萧姵这院子里根本没人打扰了。

萧姵斜了她一眼。

这丫头越发不靠谱了。

院子里没人又如何?

她和阿郁就是再不懂规矩,也不可能在祖父的院子里胡来!

她吩咐道:“晚间的家宴就摆在清芙园,我们一会儿就过来。”

“是。”晴照应了一声,随着众人一起离开了桓老郡公的居所。

院子里很快就安静下来,甚至可以听到风声和水流的声音。

“小九……”桓郁凝着她的眼睛,一肚子的话竟不知该先说哪一句。

萧姵被他的样子逗笑了,抬手在他胸口捶了一拳。

xiazai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