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山,你也太冲动了,怎么能乱吃东西呢。这是炼体用的灵果,以你那娇嫩的身板根本扛不住两颗灵果的威力。”

苏生话是这般说,动作却是飞快,扶着女人坐好,两根银针飞出,扎入女人胸膛,隔着衣服轻轻捻动针尾。

“苏生,我是不是要死了。”

唐子君真的感觉自己快不行,身体里暴动,五脏都仿佛在被强行扭曲。

“不要胡言乱语,我不会让你比我先死!”

苏生这话很强势,也一如既往的霸道,但却不亚于动人的情话,轻易就能撩拨心弦。

“嗯!”

唐子君心脏在颤动,都不知道是因为乱吃的什么灵果,还是因为这个男人蛮不讲理的话语,难道这就是心动的感觉吗?

“苏生,我还有救吗?”

她是真的怕死,或者说不想就这样死去,她还有很多心愿未了,还有她不能把苏生留给别的女人,光是想想她都受不了了。

“放心,不会有事的,但会有点麻烦。”

苏生继续捻动针尾,如果冰山有一点练武的基础,应该问题不大。

RUBY的室内风采极致迷人

但问题就在于,唐子君的身子底子很差,远远没有达到内练一口气的程度,又是一次性吃了两颗果子,想要化解药效,需要用到一些非常手段。

“冰山,你听好了,我现在脱掉你的衣服,在你的后背上施针,在用劲气帮你梳理药性,但是隔着衣服不行。”

他真不是要占便宜,就算退一万步说,唐子君是他的合法妻子,受到法律保护,脱个衣服又怎么了,还是在自己家里,传出去也是一场佳话。

“啊!”

唐子君心跳得厉害,难道这么快就要到这一步了吗,她都还没有准备好,而且她也觉得感情还没有到那一步,这样不可以。

“哧拉……”

没时间解释了,多耽搁一会都会有危险,如果真的是五脏六腑受到了损伤,那可比伤筋动骨还要严重,以后要调养,需要花更多的时间。

长痛不如短痛,错了,是他不见到冰山遭受那么大的罪。

他现在是悬壶济的医生,但同时也是个男人啊!

苏生这一下来得非常突然,陡然间撕开了女人的衣服,当然是从后面,但好像也没什么区别,都是在撕!

“不可以!”

唐子君虽然难受到觉得自己快要死了,但还是没有失去理智,还有身为女人该有的矜持,她不能在这样的场合下,交出自己冰清玉洁的玉体。

“别乱动,情况紧急,等我把你救下来,再说其它的。”

苏生不是优柔寡断的性子,直接把女人后面的衣服撕开,露出了洁白无瑕的美背,他可以实话说,在见到冰山的美背之前,他对女人的背部完没兴趣,如今却有一个大胆的念头。

好吧,念头什么的先放一边,冰山还没有脱离危险,现在还不能马虎大意。

“那你不准乱来。”

唐子君一双手捂在锁骨位置,双臂夹紧,在衣服的掩盖下,把身前捂得严严实实。

“啪!”

但突然传来一声轻响,她能明显到带子断了,挣脱了束缚,仿佛被卸下了最后的防线,在这个男人面前,已经没有了秘密可言。

然而就在她胡思乱想之际,背后的男人却没有更进一步的举动。

“嗯!”

突然,苏生往女人的背上扎了一根银针,这一针非常关键,连他都酝酿了片刻才敢动手,以免出了差池,因为这不是别人,而是唐子君啊!

“冰山,你感觉怎么样了。”

他其实已经看到了霸道的药效在渐渐平息,但速度很缓慢,亏得铁杉果霸道之余又很温和,不然根本等不到现在,女人早已经吐血晕过去了。

“嗯,要好点了。”

唐子君虽然看不到男人,却更让她有一种想入非非的感觉,脑子乱了,都快失去思考能力,任由这个男人在她的背上摆布。

但突然她念头一动,想到了当初苏生给大表姐治病,她在门外听到那声音,当时她还误会了。

可如果治病是这样的情景的话,她想不胡思乱想都不能

这个男人给大表姐治过病,给澹台明月也治过病,是不是因为这样,才会让人着迷的吗。

“啊!”

忽然,唐子君又是一声呢喃似的惊叫,因为那个男人把滚烫的手按在了她背上。

这一瞬间,她连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不是反感,而是她的肌肤受到了刺激后的本能反应。

她太紧张了,心跳得不行,双颊也隐隐感觉到在发烫。

苏生当然也感觉到了女人表现出来的紧张,还有原本洁白无瑕的背上,渐渐有了一丝潮红。

怎么回事,原来女人这么敏感的吗?

仅仅只是他的手而已啊,如果是更进一步,天知道还会有什么反应。

“不要乱动,我现在就帮你梳理药效。”

来不及过多的解释,他手上骤然发力,大宗师的气劲从掌心透过女人的背进入五脏六腑,这不是玄学,而是力的穿透作用。

就犹如一棍子下去,没有明显的外伤,而里面的骨头却可能已经断了。

呃,他现在当然不是要去击伤女人,而是在治病,梳理霸道药效,把不利转化为有利。

骤然间,随着劲气喷发,他另一手也按在了女人背上,他自己就知道这时候手心有多滚烫,也能明显感觉到女人的肌肤是有多么的娇嫩。

卧槽,赶紧收敛心神,不然擦枪走火是小,这火喷不出来才是事大。

苏生的一双大拇指按在女人的颈椎,掌心贴着两边后背,从上至下,如推背一般往下压,这手势可以在女人整个后背走一遍,透过手掌发出的气劲,疏导药力。

在配合银针激发唐子君自身的潜力,事半功倍,只是这个姿势让他有点不好发力,他手上一推,女人就往前躲,这是干嘛呢,这是推个背而已,至于吗?

他又不会吃人的好不好,这个样子会让人很有负担。

“我说冰山,你干嘛呢,躲什么啊,不要命了。”